admin @ 09-04 12:16:53   全部文章   0/180

振动盘不丹来信:名扬中国的“不丹幸福指数”就将被印度汽车业条约毁了-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不丹来信:名扬中国的“不丹幸福指数”就将被印度汽车业条约毁了-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不丹,这个传说中以“幸福指数”作为社会发展衡量指标的国家,在世人眼中超然于经济竞逐、政治纷争之外,成为不少人眼中的世外桃源。然而只有不丹人自己知道印度全面重压下维持生态幸福的不易。在过去一个月中印边境对峙之中,不丹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中印媒体上,印度声称要保卫不丹,中方则表示印度仅仅是把不丹当作一个“附庸国”。
最近,不丹青年学者Sonam Tashi在当地最大社交论坛上的一篇文章,引起了广泛关注。文章从不丹的视角揭示了印度对不丹的野心竹节秋海棠,以及对中国与不丹建立友好关系的忌惮。
作者笔下,印度在经济、政治、媒体等多方面“影响”不丹的选择。例如,即使不丹国民议会投票反对,不丹总理已经与印度达成协议,承诺将签署《南亚机动车辆协定》(MVA)。这将使不丹向印度、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的汽车开放市场,并进一步加强了印度对不丹的控制。不丹的道路将会被交通拥堵困扰,导致更多的印度人来“修复和维护”道路,不丹的原生态环境将被摧毁。
值得一提的是,不丹幸福指数在中国闻名遐迩。传媒人梁冬2010年撰文回忆:“我去了趟不丹,见到不丹的一位国师,他提出用幸福指数作为一个国家的衡量指标,他对西方经济学、政治学都很有研究。有一天袁厉害事件,我和沈灏(21世纪报系发行人)聊天,说起很想把对方请到中国来做研讨会,沈灏说他来请,结果还真请到了胡说胡有理,这就是念力。”此后他们撰文著书牡丹江民心网,把不丹幸福指数引入中国。
所谓国民幸福指数(GNH),区别于一般国家使用的GDP指数,主要考察四个方面:可持续发展、环境保护、文化保护以及政府的有效管理。至于GNH与GDP的关系,有相当深入的争论,那是另一个话题了无缘无故造句。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常有理”(ID:allforrationality)作者为Sonam Tashi,不丹Sherubtse大学青年学者;译者Diinsider是一家注册于香港的社会企业,长期致力于发展中国家的社会发展与创新实践。】
以下是全文翻译:

2017年6月26日,《印度时报》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声称中国和印度军队在《纽约时报》评论员所说的“锡金边界”(Sikkim border)(印度声称该边界属于其领土)上相互推搡,并指责中国“侵略”和中国军队“极具攻击性”。
几天后,这一争端与印度土地脱离关系,中印对抗转而发生在了中国-不丹边界。对此,中国和印度媒体迅速激起了爱国热情,并相互指责。中国媒体说,印度将被“踢出去”,并遭受比1962年更大的损失、更惨痛的教训,一篇中国社论嘲笑印度声称要保卫不丹,实则是把不丹当作一个“附庸国”,并强迫不丹支持印度。
同时,印度媒体给出的一个报道标题是:“中国:世界恶霸”,又有一篇文章称中国是“地缘政治霸主”……像中国这样一个超级国家,正在沉溺于对像不丹这样的和平邻国进行这种可笑行为的事实,表明了北京将会在多大程度上乐于非法占领领土,像对待意大利香肠一样把它切掉,就像对待印度一样三马卖保险。
对于这种混乱的相互指责和指控,不丹的媒体保持着非常安静和缄默的态度,像《印度斯坦时报》(Hindustan Times)报道的那样“没有任何反抗的姿态”。这有什么奇怪的?绝大多数不丹人对偏远、贫瘠、高海拔的多克兰高地没有兴趣,甚至没有听说过它。
但是这89平方公里对印度来说确实具有重要战略意义,中国在那里的存在是像“匕首”一样指向其狭窄和脆弱的21公里宽、连接到印度东北各州的“鸡颈”。所以,不丹的安定克制对于印度来说还不够好。对此,不丹随后很快就选择了站队。
7月3日FirstPost头条写道:“不丹发出第一次声明,反对中国,偏袒印度……”这篇文章继续说:“不丹,首次采取了一个反对中国入侵的主要立场……不丹对北京的立场……继续表明了不丹与印度坚定不移的联盟关系和对大哥印度的支持。”
这种定性本身就提出了一个大问题:到底是谁在欺负不丹?印度军队从一开始在不丹的土地上做什么呢?仅仅是为了保护贫穷的小不丹,反对中国恃强凌弱的“侵略”?事实上到底是谁更严重地威胁着不丹的主权和独立——中国还是印度?

印度总理莫迪与不丹国王旺楚克
当“友谊”变成控制
事实上,半个世纪以来,印度在不丹一直保持着强大的军事力量,在不丹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行使其权力和影响力。即使是远离印度的不丹北部偏远地区,印度士兵依然掌控着权力,控制当地不丹人的行动。印度军用卡车车队在不丹各地自由行驶,不丹当局无权对其检查人民圣殿教。印度军队已经占领了哈阿宗达数十年之久,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印度军队会将其移交给不丹人。自从不丹创始人Zhabdrung Ngawang Namgyel之后,哈阿宗一直是权力所在地,是统治的象征。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军队阻止中国在不丹边境修建道路的努力,被印度媒体描述为阻止中国在印度修建公路,这暴露了印度对不丹“主权”的不尊重。但这种编造并不令人惊讶,在不丹石城教育网,IMTRAT(印度军训)的将军和印度大使居住在不丹首都最昂贵的两栋住宅,据说是全国最有权力的人,甚至可以决定什么能在国家媒体上发表。
当不丹的一条连接东西方的战略高速公路获得了亚洲开发银行的资金时,为了不让不丹人经过罢工和暴力多发的阿萨姆邦和西孟加拉邦,印度否决了该计划,这条高速公路被取消了,不丹内部东西方向的交通因此仍然依赖于印度的“恩惠和仁慈”。就在几周前,一群印度暴徒殴打了一名不丹卡车司机,并将他的卡车点燃,因为他卷入了一场交通事故。
但印度对不丹主权的干涉和侵犯,远远超出了军事战略领域,渗透进了不丹政治和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因为此,不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与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美国,英国,法国,中国和俄罗斯)没有任何外交关系的独立国家——仅仅是因为印度害怕五个常任理事国在不丹与印度竞争v5kf。
长期以来,日本一直是不丹的朋友,资助不丹的许多发展项目。日本希望在不丹设立大使馆,以促进更紧密的联系和更多的发展项目。然而,由于印度的反对,在廷布建造日本大使馆的计划被突然取消。
2010年,当中国邀请不丹参加上海世博会,并承诺为其在世博会的中心地区提供一个免费的展馆时,印度却禁止不丹的参与。印度不允许不丹参加,自己却参加了世博会,甚至建造了自己的展馆。印度经常拒绝不丹的官方和企业对中国的访问,究其原因,显然是由于印度反对潜在的竞争。
更糟糕的是,印度公然干涉了不丹的选举和政治进程。印度强烈反对不丹前总理建立广泛的新外交关系并制定独立的外交政策,当首相在里约热内卢+20会议上与中国总理会晤并交谈时,印度大为光火。因此,印度决定除掉他。
就在2013年大选前几天,印度取消了对液化石油气和煤油的补贴,从而使这些基本大宗商品的价格提高了两倍到三倍,以表明对现有政府的不满,这种恶毒的策略奏效了,不丹选出了一个更加顺从印度意愿和利益的新政府。
水电合作,还是殖民?
印度与不丹“合作”三十年的基石是水力发电,这对印度日益增长的经济来说是一种廉价的能源,占不丹总收入的40%高原直泰,GDP的25%。来自印度的资金从70%的赠款和30%的贷款转变为30%的赠款和70%的高利贷,这也是不丹不断升级的债务的直接原因,这甚至进一步加深了不丹对印度的依赖。
2006年7月,不丹和印度同意开发十个大型水电站,总计1万兆瓦。但由于项目推迟和成本上涨,这种合作的好处很快就消失了。在Mangdechhu,项目的成本增加了2.4亿美元,在punatsangchhui - ii则上翻了一倍,在punatsangchhui-i上翻了三倍(从5亿美元到15亿美元),而且还在涨。
而这些成本显然不包括不丹后代将支付的巨额环境损失。印度最近的一份报告记录了对水体和资源的严重影响,森林和野生动物的损失以及严重的污染。不丹政府统计数字指出,水电未能发展当地的能力和就业机会,大多数合同都是由印度公司签订的。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不丹政府目前的债务占GDP的比重已从六年前的67%上升到了118%,而印度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债权国,占不丹总债务的64%。相比之下,印度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为70%,中国为46%。为什么这个比率很重要?因为它被投资者用来衡量一个国家未来偿还债务的能力泊头招工吧,从而影响到国家的借贷成本振动盘,更高的借贷成本进一步恶化了债务。
最近英国关于全球债务的报告将不丹列为“14个快速走向债务危机的国家之一”。报告详细描述了因水力发电迅速丧失的经济活力,并得出结论:“如果水电部门的财务状况继续恶化,不丹的偿付能力可能受到威胁。”

不丹主要经济指标
这对印度来说有哪些利益呢?救市和免除不丹债务又有什么附加条件呢?
在当今时代,主权和独立更有可能被经济控制而非政治控制所削弱,经济控制更为微妙和隐蔽。因此,如今“恃强凌弱”的定义必须超越传统的地缘政治和边界争端。然而在电视画面中,中国和印度士兵微小和微不足道的碰撞却是媒体报道的重点。
是时候提出尖锐的问题了——这些问题在不丹是不能公开的!
现在是时候质疑印度对不丹的善意了。有多少“合作”实际上是“剥削”和“统治”?而且,印度对不丹的援助有多少(现在每年将近10亿美元)实际上是为了对不丹的控制和干涉,以及对不丹这个国家主权的侵蚀?
当然,在印度对不丹的言论和政治的控制下,这些问题永远不会在不丹所谓的自由“民主”氛围中被问及。不丹的《Kuensel日报》或其国有的不丹广播电台、电视台敢于发表这篇文章,这是难以想象的!讽刺的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以其言论自由而自豪,却完全压制它的“友好邻邦”。
另一个同样不可能问的问题是:如何让不丹对中国更加友好,甚至与它的北方邻国建立外交关系、在经济上合作、欢迎中国对不丹的基础设施进行援助和投资?
毕竟,不丹与中国的关系已经远远超出了政治和经济的深度韵母歌,这是一种深厚的文化和精神上的亲合力,例如,不丹与中国都享有大乘佛教带来的大智慧和传统。今天的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佛教复兴,它与不丹有天然、直观的联系。
事实上马金库,不丹已经从中国佛教的复兴中获益良多。从不丹的一端到另一端,从位于廷布的巨大的释迦牟尼佛雕像到在Lhuentse的大师仁波切雕像、以及寺庙、庆典等,这些的维护都得益于中国的捐赠和支持余庆中学。
对于所有对印度与不丹的“特殊关系”表示赞扬、感激和奉承的官员们,对中国坚定、安静的支持不丹传统文化又有什么可说的呢?顺便说一句,中国的支持“没有附加条件”海拉细胞,也没有沉重的债务负担!
这种共享的文化和传统是中国游客涌入不丹的主要原因,现在不丹的中国游客数量远远超过了其他任何国家。尽管中国人成为不丹旅游业的最大贡献者,但中国人的旅游签证昂贵,而印度游客不需要任何签证。很抱歉这么说,但问问这个国家的任何酒店老板,他们最不喜欢的、最不尊重、最麻烦的客人是谁,他们总是说“印度人”。
不丹总理已与印度达成协议,并承诺将签署《南亚机动车辆协定》(MVA)。这将使不丹向印度、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的汽车开放市场,并进一步加强了印度对不丹的控制。想象一下,不丹的道路上挤满了印度汽车、出租车、公共汽车和卡车。公共汽车满载着的印度游客将大量涌入不丹,完全违背了旨在保护不丹环境而制定的限制游客数量的旅游政策。“印度”各方面的存在将会增加,不丹的道路将会因为交通拥堵而被摧毁,导致更多的印度人来“修复和维护”道路,我们的原生态环境将被摧毁。有趣的是,不丹总理已经同意签署这项协议,即使不丹国民议会投票反对它。这显示出他愿意做任何印度人想做的事。
尽管没有外交关系,不丹与中国的商业关系已经悄悄地在地下蓬勃发展——从不丹北部边境的牧民到廷布商人,他们都依赖于中国的进口商品,这些商品的质量往往远远超过印度的同类产品。石正方
简而言之,不丹是会从其邻国的绝对统治中受益,还是会从战略上摆脱印度并利用中印竞争的优势获利更多?
但是,诸如此类的问题(更别提政策和解决方案)在不丹的政治和媒体中,是一个不成文的“禁区”。事实上,这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标志,说明了印度控制和征服不丹的险恶与渗透程度,没有任何政治家或记者敢碰这些问题。
有趣的是,在西方人权组织的无视助长了印度对不丹言论自由和其它人权的压制。相反,西方似乎更愿意将注意力放在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的人权问题上,因为中国已经迅速发展成为一个经济强国,其全球影响力正威胁着西方的利益。而印度不构成这样的威胁,也不会受西方的审查。
是的,可能如印度所指责的那样,中国可能偶尔会在一些小的的边界争端中“展示自己的力量”,但是,与不丹与中国民间往来实际情况相比,印度对不丹的统治和征服不是更深入、更普遍、更阴险,而延伸到不丹的社会、政治和经济结构的各个方面吗方晓红 ?
有不丹人敢这样问吗?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长按二维码,与中国研究院同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