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04-07 04:39:14   全部文章   0/115

我心中的明星下面的毛毛该留着还是刮掉?-樱花读书

下面的毛毛该留着还是刮掉?-樱花读书


办公室门口。
“顾总,你慢一点嘛……急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
一阵让路悠然鸡皮疙瘩都起来的声音从办公室的门缝中传来,那声音就像是台湾偶像剧中撒娇的小女生一样,黏黏的,嗲嗲的。
若是男人听了这声音,估计都会控制不住兽性大发吧。
但是这声音对路悠然来说,简直比她刚才站在卓越大楼门前的那种喧闹的汽车鸣笛声还要让她烦躁上千千万万倍。
一阵暧昧的气氛从空气中开始蔓延,路悠然站在门口顿了顿,不知道是不是该和狗血八点档里面的霸气女主一样,推开门就走进去开骂。
可惜,那根本就不是她路悠然的作风。
这时,正好有个穿着正装的女子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路悠然认得,那个是顾修远的助理。
她这个正妻如果知道丈夫在里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的,自己却站在门口不敢进去,落荒而逃,传出去她的面子还往哪里搁?
所以,最后路悠然想也没想,踩着高跟鞋霸气地就把门推开,不过她还真没想到,这办公室的门还真的没有反锁。
路悠然一进门,就看到这么一幅景象——顾修远正经地坐在办公桌前,旁边的女孩半弯着身子,双手就搁在顾修远的衬衫口子上,似乎正要帮他解开胸前的扣子。
刚才那个女生的黏糊糊的声音突然又在路悠然耳边响起……看来,是她自己自作多情到这边来。不过,要是没有过来一趟的话,她还看不到这么一出好戏。
顾修远,看来你还真有点本事。
李梦露说的话是对的,天底下没有哪个男人是不喜欢偷腥的。就连是顾修远这样看起来一本正经的男人,不过也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而已。
坐在办公桌上的顾修远看到路悠然很是惊讶,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路悠然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没有和他打一声招呼就跑过来了,甚至看到这样令人误会的一幕。
路悠然冷笑,是不是看到她突然出现在这里很惊讶?她是不是应该来得更晚一点,这样就不用破坏他们的好事了?
“悠然……”
顾修远连忙把身边的女孩一把推开,从办公桌上站了起来,正准备要走到路悠然的面前,想和她解释面前的场景。
结果路悠然只是冷冰冰地丢出了一句话。
“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
路悠然一个转身,用力把办公桌的门关上,头也不回地往卓越公司的大门方向开始一路小跑起来。
算起来千斗五十铃,和顾修远结婚算来也有两年的时间了,可是她从来就没有到过他的公司,更不用说像是别的好妻子一样煮了爱心午餐带来给自己心爱的丈夫,这对她路悠然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虽然是夫妻,但是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夫妻之间的那种相濡以沫的幸福。既然不相爱,也没有做恩爱举动的必要了。路悠然是这么想的。
不过是因为刚刚好和朋友李梦露到这边逛逛,然后就这么逛到了他的公司门口。
平常,她肯定是连踏进去一步的念头都没有的。路悠然知道,自己生性里就是一个倔强的小刺猬,平日里把头扎在沙子里,然后把身上有刺的一面全部都留给顾修远。两个人的关系说不上是甜蜜幸福,但是也没有和那些闹得要离婚翻脸的夫妻那么尴尬,就这么平静地过着各自的日子,他忙他的工作,她在她的生活中任性,两者互不干涉。
见路悠然走到了卓越公司门口都没有踏进去一步的念头,李梦露倒是开始帮路悠然急了起来。
“悠然,你就不怕你们家顾总出轨?”
说真的,顾修远绝对是二十一世纪打着灯笼都难找到的好男人。李梦露只见过顾修远几次,但是顾修远那帅气的外表已经完完全全收服了她了。
一米八五的身高,高挑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冷毅的脸部线条,还有他笑起来那双迷倒众生的桃花眼……一说到这些,李梦露简直就要眼冒桃花了。
撇开这些不说,他还是卓越公司的老总万丽珠。卓越公司不仅仅是在A市,甚至是在国际上都小有名气,涉及的行列更加是多不胜数,房地产,珠宝,服装,饮食……
丢开他高富帅的头衔不说,顾修远还是个标准的暖男。在路悠然这样的小辣椒性格下,居然还从来没有见他发过脾气,脸上总是维持着浅浅淡淡的宠溺的笑意。光是冲着这一点,顾修远这个好男人的标准形象就已经在李梦露的心中扎了根了。
偏偏,路悠然捡到了这个宝贝一点儿也不懂得珍惜不说,有时对顾修远还是不理不睬的态度。再这样下去,李梦露都担心顾修远这个宝贝要被别的坏女人抢走了。
听到出轨两个字,路悠然就像是听到了太阳从西边升起一样,干笑了几声,“他爱怎样就怎样,干我什么事?”
要是别的女人,知道自己的男人出轨估计都要用力跺脚咬牙切齿起来了。可是像路悠然这样淡定的性格,李梦露还是第一次见。
李梦露知道,路悠然不是信任顾修远觉得他肯定不会出轨,而是觉得他就算是出轨了都无所谓。
两个人畸形的关系李梦露知道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看到顾修远这个帅哥落在路悠然的手上她还是觉得很惋惜。早知道她当初就应该先下手为强,把顾修远抢过来的……
“好了,你就去看看你们家顾总吧。”李梦露不由分说地就把她推到了卓越公司门口。
让顾修远独守空房,李梦露是怎么也看不下去的。虽然她没有得到顾修远,但是也不能便宜了别的女人不是么木田彩水?
最后,路悠然就这样被李梦推着走进了卓越公司。只是没想到,事情还真的和李梦露想的那样,顾修远真的在公司有了女人。
路悠然边跑便冷笑了起来,刚才明明该走的人就是办公室里的那个女的,她可是正室,这么走了多没面子?
可是只要一想到刚才在办公室里的那个场景,顾悠然浑身的愤怒因子就开始颤抖起来。难不成她还要在那里看他们好戏上演不成?她还害怕玷污了自己的眼睛呢。
最后,路悠然直接到了停车场,上了车,连安全带都没有系好就开了出去。
顾修远跟着她后面走了出来,刚好看到路悠然的车往他这个方向开了过来。
见顾修远根本就没有躲开的意思,反而径直地站在了她的面前。路悠然冷笑,然后用力一倒车,车子在平滑的水泥地板上留下几条深刻的车痕,就这样扬长而去。
酒吧里。
这里是路悠然的朋友李明远开的酒吧,每次她只要不开心就会到这里来放放松。反正回家也是看到顾修远那张脸,眼不见为净更好,这样就不用逼着自己去想今天早上在办公室发生的那些事情了。
今天路悠然气冲冲地就跑到了他的酒吧里来,然后点了各种不同类型的酒,都是些高浓度的酒类,坐在角落就开始喝闷酒起来。
平常她也时不时会这样发一下神经,李明远认识她这么多年,对于路悠然的性子已经了解得十分透彻了。只要是路悠然不高兴的时候就喜欢喝闷酒,别人怎么开解她都是没用的,只能等她自己想清楚了才会停止发牢骚然后离开。
可是这次似乎和往常有点不同。李明远看了看时间,她已经在那里坐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了,脸上的怒意还是完全没有消退。
路悠然正准备把杯子里的酒往喉咙里倒,结果她发现酒已经被她喝得精光了。
“怎么?不开心啊?”
李明远适时地把一杯鲜艳的血腥玛丽递给她。
这种酒是路悠然最喜欢的,酸甜苦辣四味俱全,就像是路悠然的性子一样,有时就像是柔情似水的女子,可是有时却像是呛人的小辣椒一样。
果然,什么样的人喜欢什么样的酒。
路悠然结果李明远递过来的血腥玛丽,眉头皱得更紧了。
连李明远都过来安慰她了。路悠然可想而知,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是有多黑。天藤湘子
真可笑,明明风流快活的那个人是顾修远,为什么她要在这里喝酒解闷?
想起来,她还真的觉得太对不起自己了。
“谁说我不开心?”
说完,路悠然就从吧台上一跃而下,然后用力甩了甩耳边的长发,一头卷曲的黑发在空中飘扬,就像是在黑暗中绽放的昙花一样娇艳。
“可以把你的衣服借给我穿一下吗?”
路悠然走到一个酒吧舞者的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句。
在李明远还没明白过来路悠然想做什么的时候,路悠然已经换好了衣服跑上了舞台中心。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露背的性感T恤,下身穿着的是破洞的短牛仔裤,雪白的后背和诱人的长腿露在空中,耀眼的灯光全部折射在了她那张小巧精致的不施脂粉的脸上,看起来不同于酒吧女郎的那种耀眼,她的脸上有着小女生的纯情,也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气质。这让舞台下的那些男人更加想入非非了。
李明远看着舞台上的小人儿开始苦笑起来,路悠然的性子和以前一点儿都没变,还是那么任性仁德王后。
在路悠然打了个响指之后,DJ明白了她的意思,然后挑了一首足以让众人都兴奋起来的音乐,她就这么跟着音乐的节奏开始翩翩起舞起来。
路悠然还是有点舞蹈底子的,以前在父亲的逼迫下学了好几年的芭蕾舞,后来钢管舞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不过是在钢管旁走了一圈然后甩了甩头,底下的那些男人就已经开始血脉偾张了起来暗宅之迷,有人还在下面冲着路悠然吹了个口哨。
李明远本来是抱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的。他知道,路悠然想做的事情,要是谁敢挡着她的路,呵呵,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还不想这么早死。
可是等李明远无意中扫了刚刚从门口进来的那个身影之后,他有点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把路悠然从舞台上面拽下来。
来人正是顾修远。
他一进来,耳边响起的就是嘈杂的音乐声,舞台上的所有灯光几乎都聚集在了舞台上,还有些男人吹口哨的声音。
顺着耀眼的灯光的方向一看,看到一个穿着露背装的女子就在钢管上舞动着。
李明远已经走到了顾修远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来了?”
平常路悠然不开心呆在酒吧里不肯走,都是顾修远来把她接走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可是李明远没想到,刚好让顾修远进来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要是提前让他有个准备什么的还好,偏偏舞台上的路悠然什么也不知道,只是甩头发甩得更厉害了,雪白的后背就在灯光的照耀下十分惹眼,舞台下那些雄性生物看得都要呆了。
不知道顾修远现在心里是什么滋味,李明远在心里想。
再一看顾修远,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淡淡的,完全没有半点愠怒的模样。
也是,虽然李明远和顾修远见面的次数不多,可是有哪一次他不是顺着路悠然的脸色行事?平日里就算是路悠然做了什么错事,他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凶路悠然。
一曲终了,路悠然的心情这才好了不少,终于把那些烦人的事情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了,多好。
就在她准备从舞台上走下来回家好好休息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人群中的顾修远的那张脸,她本来的好心情就这么被扫得一干二净了。
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陪在那个女人身边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找她?难道是这么多年下来,他已经变成了个被虐狂了?
管他的,反正她现在就是不想回家了。
李明远见路悠然准备要走下舞台,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没想到,她突然又改了主意,整个人挂在了钢管上继续跳起来,动作甚至比刚才还要妖娆……
舞台下的男人更加卖力地大喊起来……
音乐的伴奏刚刚响起,一个人影冲着她这个方向跑了上来,然后脱下西装就盖在她的身上。
“你干什么?”面前就是顾修远一脸讨好的模样,路悠然心里更加郁闷。
顾修远这个人在她心里用四个字就可以完全概括了——厚颜无耻。现在就连是她来酒吧这边找乐子也要干涉她了是不是?
但是他呢,在办公室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和女职员调情,现在又一本正经地来这边找她,算什么?难道她是随便用两颗糖就可以哄回去的人吗?
还有身上披着他脱下来的西装,都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个女职员摸过……一想到这里,路悠然就伸手过去想要把西装扯下来,却被顾修远一把按住了她的双手,动弹不得。
舞台下的男人见有人冲上了舞台打断了他们的好戏,纷纷开始在下面吵闹起来。
“今天的酒我全包了,大家玩得开心点。”
幸好李明远适时地想出了这个对策,于是在舞台下看热闹的那些人才慢慢安静下来,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喝酒起来。
看到人潮都已经散去,路悠然现在只想把顾修远砍成一块一块的然后丢到大海里面喂鱼。
为什么不管她做什么事情他都总是像个跟屁虫一样跟过来,偏偏还要扫她的兴?
现在,她不开心,非常非常不开心。
顾修远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好了,现在不早了,和我回去。”
“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路悠然一把就甩开了他搂在她腰上的手,顺势把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丢到顾修远的脸上。
“好了,乖,回家再说。”顾修远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怒气,把西装重新披在了她肩上。
偏偏路悠然就是最讨厌他这个模样龅牙珍。有些事情不是他整天这样嬉皮笑脸就可以糊弄过去了,他们之间的那些鸿沟还是依旧存在,不是吗?
“我就不回去。顾修远,你还能拿我怎么着?”
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度。
顾修远的脸上的表情像是凝固了,就这么僵硬地对着她笑着。
路悠然还以为下一秒狂风暴雨就要来了,结果他还是嬉皮笑脸地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声:“悠然,你是不是吃醋了?”
声音不大,可是在嘈杂的音乐声中,他的声线透露着一种致命的性感,像是静静流淌而过的小溪,让她微微开始脸红起来。
路悠然学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挑眉反问他:“顾修远,你还没有这个资本。”
她吃醋?开什么玩笑?就算是山无棱天地合了,她路悠然也不会吃顾修远的醋。
“好了,要吃醋回去再说,乖。”
顾修远搂着她就想要离开,结果当然是被路悠然一把甩开了来。
他是耳朵有问题吗?为什么每一次她说什么他都当做是没听到一样。她说她不想回去,就是不回去。
“顾修远,你是聋子吗?我说我不……啊……”
路悠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脑袋就已经底朝天,一阵血液涌了上来,她连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酒吧里的人一阵沉默,然后居然爆发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有几个男的还在那里叫好起来。
路悠然一边挣扎一边抱怨,顾修远这个混蛋,居然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把她扛了起来,然后就这么大步流星地冲出了酒吧。
那么丢人……估计有好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到酒吧这边来了。都是他的错。
好不容易才把这不听话的小野猫扛到车上,顾修远这才松了一口气,上车系好安全带。
经过刚才这么一弄,路悠然的小脸开始潮红起来。
顾修远帮她梳理好乱糟糟的头发,语气温顺,“回家好不好?”
“不好。”她一把就甩开了他伸过来的手,“不要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
那样,她会觉得很脏。
“你看,我就知道你是误会了。”顾修远轻轻放下了被她拂下的手,“你今天见到的那个女孩叫甘露,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妹妹而已,现在是我的秘书。”
“误会?秘书?”路悠然冷笑起来,“有什么误会的?我两只眼睛看得挺清楚的。”
话音刚落松江清真寺,路悠然就见到顾修远脸上多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她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
刚刚她才信誓旦旦地在他面前说不吃醋,结果一转眼就开始抓着今天早上的事情不放起来。她现在和电视八点档里面的那些争风吃醋的女人有什么不同?
“真的是你想多了,她今天不过不小心把水倒在了我身上,弄湿了我的衣服而已。”
听顾修远这么说,路悠然用力回想起今天她进了办公室之后看到的那个场面,似乎……他的身上还真的有水渍。
难道真的是甘露弄脏了他的衣服,所以才会出现这么暧昧的场面?
顾修远见路悠然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这才得意地凑到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好了,回家再说,好不好?”
折腾了这么一天,也喝了点酒,路悠然也累了,于是挣脱了顾修远的怀抱靠着车座的后背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回到了家里,路悠然还是紧闭着双眸,看上去睡得挺香的。
顾修远侧头过去看到她熟睡的容颜,一缕碎发刚好掉了下来,他顺手帮她把头发捋到耳后,然后盯着她的睡颜开始沉思起来。
似乎只有在她熟睡的时候,他才能看到她完全没有防备的模样。
平日里,路悠然见了他都像是只张牙舞爪的小刺猬,总是把自己隐藏起来,留给他的却只有她身上的锋利的刺。
想到今天路悠然生气转头就走的场景,说真的,顾修远心里还真的挺高兴。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很奇怪,除了夫妻之间的那些关系之外,他们两个就像是合租的陌生人一样,平日里都是他忙他的,她忙她的,互不干涉,更不用说是有什么甜蜜的回忆和争吵了。
今天,路悠然居然也会为了他吃醋……顾修远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什么时候,她才不会把他从她的世界里推开?什么时候,她才愿意靠在他的肩膀上甜蜜地笑呢?
一想到这里,顾修远心里就有点难受。
在车里毕竟是睡得不太舒服,路悠然的额头上都布了一层薄薄的汗。
最后,顾修远还是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就像是捧着一件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然后把她放到两人的卧室大床上,这才起身到浴室里洗了个澡。
等顾修远已经洗完澡躺在大床上的时候,床身的塌陷感还是让路悠然醒了过来。
果然,她一醒来,整个人又恢复到小刺猬的个性,直接转过身子去不理会他,还硬是把顾修远身上的被子卷过去了一大半黑百合小区。
顾修远还真的有点不知所措,只能苦笑着低声求饶,“悠然,还在生我的气?”
“谁生你的气了?”路悠然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那你为什么卷走我的被子?”这难道不是生气的表现?
路悠然被他弄得哑口无言,然后把被子一把盖在了顾修远的头上。
“你那么喜欢被子就还给你。”
结果顾修远一把扯开被子,直接凑了过去把她抱在了怀里不放,“悠然大耀坯布网,不要生气了,我和小露真的是没什么。”
他沉稳的嗓音就如同是这夜晚中最美好的乐曲一样,让她的心在无意中也慢慢地安静了下来,连挣扎都快要忘记了。
路悠然不爱顾修远,这个她清楚,只是她也不能接受顾修远身边有别的女人。
她知道着这样的想法很自私,可是当初是顾修远来招惹了她的,她从来就没想过自己结婚证上写着的另一个名字是除了莫皓轩以外的任何人……
想到这里,路悠然就觉得心痛。
两年前,她甚至还在想着做莫皓轩的新娘,穿着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礼服,风风光光地嫁给他……
结果两年后,一切都变了,她成了别人的妻子,还是她完全不爱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夜晚里,似乎总是很容易就想起莫皓轩,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是不是比以前更好了。
这两年来,路悠然根本就不敢打听他的消息,怕听到他过得不好,更害怕听到他的身边有了别人。
只要一想到莫皓轩,路悠然的心里就像是塞了无数的棉花一样难受不已。
感觉到路悠然往他胸膛里靠了靠,顾修远的脸上有了笑意,然后也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
她,只不过是把他当成了莫皓轩而已……
本来以为会失眠的,结果她就这么靠在他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我心中的明星
顾修远几乎是很久没有试过这么晚才起来了。
和别的总裁不同宠物六少,他在公司里可以说得上是亲力亲为。
不亲力亲为,能行吗?
企业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看,就想着怎么把他那个最高的位置上扯下来,他从来就不敢掉以轻心。
如果可以,顾修远倒是不想接管这个企业。他宁愿做一个自由放荡的人,追求自己的梦想,有自己的自由和生活,只不过有些事情从来就由不得他做主而已。
看到怀里的路悠然熟睡的模样,他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突然觉得,迟到也是值得的了。
或许是感觉到有炽热的目光盯着自己看,路悠然十分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皮,双眸如同波光粼粼的湖面一样,这样的眼神让顾修远感到心突然漏了一拍,快动作地就吻上了她的脸。
“早。”
平日里路悠然不睡到日上三竿是绝对不会起来的,而顾修远又是个工作狂,所以几乎是她还没起来他就已经去上班了。
今天他睡晚了一点,她醒早了一点,所以静距离看到顾修远的脸,路悠然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不过,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阳光正好就照射在顾修远无公害的脸上,这样温暖的光芒环绕在他的身上,还真的有那么几分帅得掉渣的资本。
“还不快点去上班?”路悠然望向床头的钟,已经都九点了,他这个工作狂居然还不快点出发,今天太阳还真的是从西边出来了。
可是一想到他要去上班,再顺便把昨天她到办公室发生的事情顺便想了起来,路悠然的好心情就这么全部都毁掉了……
“嗯,我这就去。”
看到顾修远微微一笑然后起身的动作,路悠然的脑海中全部是邪恶的思想。
去上个班还能这么开心?
不用说,肯定是急着去见那个叫做甘露的了吧。
亏她差一点就要相信他了!
“不准去。”路悠然整个人从床上爬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女王一样高高在上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顾修远不明所以然地苦笑,他又怎么得罪她这个小祖宗了?
不过,看到她生气就像只小野猫的表情,他的心情倒是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
在顾修远的印象中,平日里路悠然总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似乎什么都事不关己,倒是很少见到她这个生气吃醋的模样。
这样说来,她的心里是不是也还是有一点点在乎他的?
想到这里,顾修远的嘴角上扬得更加厉害了。
可是这笑容在路悠然看起来不是玉树临风,也不是帅得惨绝人寰,而是……十分淫荡。
这该死的顾修远,居然还明目张胆地在她面前示威了!要是不好好收拾他一顿,她都从内心深处深深地觉得对不起自己了。
所以下一秒路悠然就趾高气扬地站在了顾修远面前,用女王般的气场不容商量地和他说:“我要跟你去公司。”
顾修远愣了两秒,然后神志这才清明了过来,用温柔的声线吐出了一个音节,“好。”
路悠然是真的就这样跟着顾修远到了公司。
顾修远看着一路上都气鼓鼓的娇妻,心里是又高兴又无奈。
都说女人是个大醋坛子,他还以为他们家这个根本就不会吃醋,没想到吃起醋来这么厉害,甚至还要跟着他去公司上班,盯着他看他有没有偷吃……
平常路悠然根本就没有在公司露过脸,公司里的员工只知道顾修远是已婚男士,可是都没怎么见过路悠然,所以一大早见到路悠然和顾修远并肩出现在公司里的时候,公司的状况简直就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
对于单身的年轻的女性上班族来说,一天里工作的最大动力就是能看到她们心目中那个英俊温柔多金的总经理。虽然说他已经结婚了,可是从来就没有见过正宫出现在公司里,而且小道消息貌似传说他们两人的关系不太好。
所以那些女同志们就盯着这块闪闪发光的肥肉不放了,哪怕这是一块已经名草有主的肥肉!只要她们还是有上位的机会,就绝对不能这么眼睁睁放过。
可是今天路悠然的出现简直就是给她们一个晴天霹雳来了……原来总经理的妻子长得还真的挺不错,虽然没有倾国倾城的境地,可是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那是十分养眼。
在电梯里看到那些女人们的眼光从激动到惊讶,然后再从惊讶变为犹豫,最后黯淡无光,路悠然突然有种报复的快感......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
返回顶部